改革是今年政府工作的首要任務。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深入推進行政體制改革。進一步簡政放權,這是政府的自我革命。今年要再取消和下放行政審批事項2OO項以上。要建立權力清單制度,一律向社會公開。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表示,政府自身改革如果不能有效推進,其他改革也就難以順利進行。
  □專家解讀
  報告
  {深入推進行政體制改革。進一步簡政放權,這是政府的自我革命。今年要再取消和下放行政審批事項200項以上。深化投資審批制度改革,取消或簡化前置性審批,充分落實企業投資自主權,推進投資創業便利化。確需設置的行政審批事項,要建立權力清單制度,一律向社會公開。清單之外的,一律不得實施審批。全面清理非行政審批事項。在全國實施工商登記制度改革,落實認繳登記制,由先證後照改為先照後證,由企業年檢制度改為年報公示制度,讓市場主體不斷迸發新的活力。}
  利於更好把權力關進籠子
  行政體制改革為什麼放在了各項改革的第一位?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表示,政府改革放在第一位是正確的,因為經濟改革、文化改革、社會改革等每一項改革都和行政體制改革有關係,如果政府自身改革不能有效推進,那麼其他改革也就難以順利進行。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周淑表示,不管是對行政的審批,還是強調要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指的都是行政的權力,而現在政府有很多的問題都出現在行政執法方面,比如窗口單位門難進臉難看事難辦等,“所以這次報告提出,做好政府工作必須要加強政府自身的改革建設,是非常到位的。”
  她表示,報告還提出建立權力清單,這就有利於更好地將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
  “在整個改革中,政府改革很重要;在政府改革中轉變政府職能是核心。”汪玉凱說,去年,李克強總理在記者招待會上說過,當時國務院共有1700多項行政審批事項,五年任期內要精簡1/3,實際上去年已經精簡了400多項,今年報告提出再取消下放行政審批事項200項以上,顯示了政府改革的決心和魄力。
  他表示,行政審批主要是在四個領域:投資方面的審批,生產經營活動的審批,過多的檢驗、檢測、認證、許可以及一些行政事業性收費,“通過這四個方面的減性放權,明顯給社會釋放活力,市場釋放活力奠定了比較好的條件。”
  盤古智庫城鎮化首席研究員易鵬表示,報告還提出建立權力清單,這是政府工作報告第一次提出,表明瞭政府改革的決心和具體路徑。
  政府自身或成為改革阻力
  汪玉凱介紹,李克強總理提到要“以壯士斷腕的決心,背水一戰的氣概”來開展改革,這也說明整個改革面臨著很大的阻力。
  “阻力來自兩個方面,一是既得利益,一是政府本身。”汪玉凱表示,既得利益已經成為改革最大的風險和阻力,而政府自身對改革的阻力可能是政府的慣性,也可能是傳統的思維定式。
  他解釋說,來自政府的阻力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傳統的觀念和價值,比如管得過多過死、政府部門很強勢;二是審批改革,行政審批事項太多,而部門審批越多,部門權力越大,拿掉這些審核許可等於“割肉”;三是部門利益,政府工作難度最大的就是協調,而協調不好很大原因就是部門利益在作祟。
  汪玉凱說,儘管未來七年的改革,還是以經濟改革為前沿、為重點,但在很多問題上,障礙不在於經濟層面,還在於行政,“如果不改變700多萬公務員的觀念,不下大決心改革行政審批,不改變政府的部門利益,政府自身則有可能成為這次改革的阻力。”
  可助力市場主體迸發活力
  政府工作報告起草組成員、國務院研究室向東司長認為,過去中國獲得了30多年的巨大發展成功,就是依靠的改革,未來我國要破解發展中的難題,還得依靠改革,要向深化改革要動力。
  他介紹,報告提出,改革是今年工作的首要任務,但要區別情況分類推進。向東稱,今年是一個改革之年,對已經成熟的改革,有方案的改革要抓緊推進;還需要試點的改革,要抓緊試點;對於還沒形成共識,沒有拿出方案的改革,要抓緊拿出方案。總的來說,要抓住這些牽一發而動全身的舉措,推動改革取得實質性進展,來釋放更多改革紅利。
  向東表示,推開工商行政管理體制等改革,就是要讓市場主體的活力不斷迸發。
  □會場傳真
  人大代表、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鄭功成
  管制型政府要變服務型
  鄭功成做客人民網時介紹,截止到去年,國務院已經取消、下放審批權限的事項達到400多項,今年還準備取消200多項,要求各部委開權力清單,這實際上是自己革自己的命,自己限制自己的權力。
  “從去年的改革來看,把政府的行政體制改革、簡政放權擺在首位是巨大成就,只有政府改革的推進,才能進一步推動其他領域的改革。”鄭功成說,從這個方面來講,對政府去年在行政體制改革方面的成就,應該給予充分的肯定和高度的評價。
  他表示,政府要求各部委公佈權力清單,對這個部門來講沒有在權力清單的,就不涉及到權力範圍,這也是一種權力限制。同時,重大的改革決策一定要於法有據,立法機關也會對行政機關的權力進行相應的約束和制衡,這是新一屆政府出現的一個新的現象。
  “我春節到一個地方去,聽到工商局的同志講,工商局的權力和過去大不一樣了,主要是對企業的工商登記,從過去的實繳制變為認繳制,過去你要對企業進行年檢,現在基本上是備案,意味著你不是一種權力。”鄭功成說,對權力的限制,對權力的削減,實際上對政府職能的轉換是一個強有力的推動,“管制型政府要轉向一個服務型政府,只有這樣,才能夠進一步激發市場的活力,發揮社會的活力。”
  本版採寫京華時報記者陳蕎趙鵬
  京華時報製圖何將  (原標題:權力清單一律向社會公開)
創作者介紹

張繼聰

fi23fivnx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