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記者 潘從武 通訊員 房佳偉
  家,是最溫暖的港灣;家庭是社會的細胞。頻發的家庭暴力既撕裂了溫暖的港灣,危害了家庭成員的身心健康和生命安全,也影響著社會大局的穩定。隨著社會的發展,“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家醜不外揚”、“法不入家門”等傳統觀念在法律面前不斷瓦解,但家庭暴力問題在基層尤其是農村依然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有的甚至造成了嚴重後果……
  
  ???不願再挨打 老嫗杖斃八旬老伴
  
  現年60歲的王桃,是新疆兵團第二師某團退休職工。上世紀70年代她和大自己24歲的李永結為夫妻。婚後,因年齡差距大、脾氣不和等原因,兩人常常發生爭執,並演變成毆打。多年來,李永打了王桃無數次,直至今年3月的一天,王桃怒而反擊……
  3月1日凌晨1時許,熟睡中的王桃被一記悶棍打醒,只見84歲的丈夫手持擀麵杖,站在她床邊。想到白天兩人因搬家爭吵,這會兒李永又打人,憤怒的王桃與丈夫廝打起來。期間,王桃奪過擀麵杖猛地擊打李永的頭部等處,擀麵杖被打斷後,又順手拿起火鉤繼續擊打李永的頭部,直至李永倒地不動。
  “我以為他死了,便把他拖到卧室,換上乾凈衣褲,又把他拖到院子里的儲物房內。”王桃交代。案發後,經司法鑒定,李永系被鈍器打擊頭面部致意識障礙後,在寒冷環境中凍死。
  親母殺父,這對孩子來說是致命打擊。不過,王桃的親屬為其出具了諒解書,並稱李永脾氣暴躁,經常無故謾罵、毆打王桃,其對案件的發生也存在過錯,希望能減免王桃的罪責。
  近日,兵團第二師中級人民法院審理認為,王桃因家庭糾紛,致丈夫李永意識障礙,並將其放置在寒冷環境中凍死,其行為已構成故意殺人罪。根據我國刑法規定,該院依法判處其有期徒刑15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
  
  ???妻強夫弱 男子3年婚姻成噩夢
  
  11月10日,新疆沙灣縣公安局四道河子派出所接到報警,一名男子在電話中稱自己快被妻子打死了……
  趕到現場後,民警看到了令人震驚的一幕:一名男子蜷縮在角落,上身赤裸,身上傷痕青紫,眼裡透著絕望。
  送醫後,主治醫生告訴民警,該男子身上的傷是長期形成的,主要是以棍棒類硬物擊打和掐傷,建議到大醫院進行內傷檢查。
  經調查,男子叫劉鞠,2010年4月,23歲的他跟隨老鄉入疆打工,期間結識了現任妻子張華,當年底即入贅張家。讓劉鞠沒想到的是,結婚竟是噩夢的開始。
  據劉鞠回憶,第一次遭受家暴是因為他沒及時做好午飯,張華當即扇了他兩巴掌。此後的3年裡,只要張華心裡不舒服,便會拿劉鞠撒氣,輕則謾罵、用手掐,重則棍棒伺候。
  此次被打,緣於當天劉鞠看妻子心情尚佳,試著提出想給老家母親寄點棉花做被褥。沒想到,話一齣口,就迎來一頓拳打腳踢。
  面對民警的訊問,張華滿不在乎,對劉鞠的“冤屈”更是嗤之以鼻:“我想打就打,誰也管不著。”劉鞠要求撤案,表示“只求離婚”。
  
  不願與丈母娘同住 怒打妻子
  
  丈母娘進家門,女婿不樂意。就這樣,不滿情緒演變成了拳腳相加的家庭暴力。
  今年11月17日,烏魯木齊市沙依巴克區人民檢察院以涉嫌故意傷害罪批捕實施家暴的劉平。
  對餘姬而言,11月2日就是黑色的一天。當天,餘姬的母親搬來和她同住僅一周,吃早飯時,丈夫劉平直衝丈母娘埋怨:“這房子是我買的,你搬走!我還有高血壓、心臟病、冠心病,你住這,我休息不好!”
  一聽這話,餘姬和母親都不高興。爭論中,劉平順手將一碗稀飯潑到了丈母娘頭上。餘姬一驚,急忙去拉丈夫。沒想到,劉平對著她就是一拳。還沒回過神的餘姬,身上又遭到了劉平雨點般的拳頭和巴掌。看丈夫如此不留情面,餘姬當即報了警。
  經鑒定,餘姬為輕傷二級。
  “結婚二十多年了,他打我不是一次兩次了,這次我真受不了了。”面對偵查人員,餘姬怒氣難消。
  
  ???記者有話: 讓法治註入每個家庭
  
  現代社會的節奏越來越快,人們長期處於各種壓力之下,不滿情緒需要一個發泄的出口,而家人最容易成為發泄的對象。
  採訪中,烏魯木齊市熙康心理咨詢中心主任高明學說:“家庭暴力中,施暴者是加害者,也是受害者。因為他們的行為傷害的是自己的親人,內心同樣痛苦。從這個角度理解,所有的施暴者也都是暴力受害者。”
  家和萬事興,家庭暴力既“打掉”了夫妻感情,部分還“打”進了牢房,影響了子女健康成長,也增加了社會不穩定因素。家庭是社會的細胞,更應該成為弘揚法治精神的基本單元,反對家庭暴力,需要將法治精神註入到每個家庭中,內化於心、外化於行。家不是法外之地,我們在運用好法律武器的同時,更應註重健康心理的養成,對自己及家人有正確的認識,與家庭成員保持良好的互動,讓家真正成為身心棲息之所。
  (文中當事人均為化名)  (原標題:家暴,生命不能承受之殤)
創作者介紹

張繼聰

fi23fivnx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